周到态度 | 花多少才算够

据说最近上海的加油站都在打折,而且打折已经打到快骨折了,最厉害的一升汽油便宜两块多,在这个折扣力度面前Costco都要甘拜下风。

加油站打折当然有各方面的因素,但是从个体身上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——办公室里不开车的同事越来越多,有的是嫌上班停车不方便,有的是嫌上下班路上堵,还有的是因为小区停车位少,经常开车回家要花半个小时找车位。

分析人士称,主营单位汽油销售清淡,确实是近期沪上加油站大打折的一大原因。供需关系正在悄悄发生变化,在出行消费上,越来越多人开始趋于理性。算一笔账,公交通勤比开车上下班一个月可以省下上千块钱,而且开车比起公交还不一定方便多少,那么何乐而不为?开私家车不再是多有面子的事情,公交出行也不再会觉得坍台。连买菜都要开个车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,因为菜场边的马路上车随便靠一靠就是两百块加三分。

但不是所有人都赞同这样理性的消费观。开学季到了,最近一名大一女生在网上抱怨母亲“每月2000元生活费根本不够”“我想要4500元被拒绝”引起热议。

女生的理由比较奇葩,比如“一个月就给我2000,每次我都是月底就空了要去吃食堂”,我很想知道吃食堂有什么好委屈的,想想我当年上学那会儿,月底生活费用完了,到食堂打份饭就着免费的汤吃得也很香。还有“女孩本来就花钱多啊护肤品什么的,还有买新衣服”,不说了,你要是放开了天天翻行头一个月给你多少钱都不够。

而我相信其实这样的年轻人并不在少数,只不过大部分没有上网抱怨,而是默默地借了校园贷,你看趣店两年前就赴美上市了。

我们是会精打细算的,从各大平台薅起羊毛个个都不差。但我们也总是会非理性消费,这两年发展越来越迅猛的消费贷就是明证,我见过太多靠信用卡和花呗过日子的年轻人。拉动消费、消费旺盛是好事情,但无论如何,对于个体而言,理性消费、量力消费都是应该提倡的。

互联网所带来的新营销手段或许是助长非理性消费的推手。“种草”早已被演化得炉火纯青,“带货”成为各种KOL到KOC收入的主要来源。李佳琪的一声声“买他买他买他”总让我想起洗脑的传销。但比起传销而言,现在的商家和品牌,更高明的地方,就是先把消费者挖空,然后一步一步同化消费者的观念,把让你掏钱的事情描绘成是别有一番意义的事情,把消费与个人社会标签捆绑在一起,让你为个人标签支付更多的金钱。

精致的猪猪女孩怎么能没有一整套口红色号?硬核的年轻人怎么能不买AJ球鞋?你不肯花钱宠自己,还有谁能宠你?

当你捂不紧钱包的时候,你以为你掏钱买的不仅仅商品,还包括社会形象、生活地位。

当你把一件商品和各种美好,优雅,个性串联在一起的时候,实际上你为这些美好和优雅付出的溢价,购买的只是虚无的优越感,只是自己的虚荣心。

这些事情甚至不需要商家自己去做,无数依靠为这种非理性消费推波助澜的所谓KOC正在靠此而活。前几天,微博的新社交产品绿洲上线,比尝鲜的用户更积极涌入的,是大量的微商、营销号和自媒体,他们已经至少组建了数十个“绿洲KOC群”来互相点赞和刷流量,甚至连报价表都准备好了。就像微博网友所吐槽的,“连韭菜都还没入场,镰刀都准备好了。”

互联网抹平了信息差,但又放大了心理落差。尤其是对于年轻人,如果要对标年长一些的人,他们缺少财富的积累,确实会有一定的落差感。这个时候,还是应该耐心一点。我反对的不是大家花钱宠自己,而是反对想要就立即要,没有耐心接受积累个人财富的过程,不能接受满足的延迟感,于是继满足一大票商家的利润指标之后,又栽倒在各种消费贷平台上。

这样很可能一辈子都爬不起来了。

绿色出行很酷,这是一个社会花了很长的时间进行公众教育的结果,我乐于见到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最合理的通勤和出行方式。但是我更乐于看见,在生活的方方面面,都能理性而克制的进行消费,吃外卖不比吃食堂有优越感,口红有几支就够了,衣服单价可以贵一点但实在没必要塞满整个衣橱。最关键的,是消费应是建立在花费自己收入时的满足感,而不是无节制透支时的虚荣和虚无。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子不语